彭家声女婿林明贤:一个中国知青,是如何炼成缅北军阀的?移民局全国通办

作者: 小钱 2023-11-26 21:28:53
阅读(116)
一缅北通用中文的地区,大家肯定马上就想到了果敢和佤邦,但其实,咱们还落下了一个靠近我国西双版纳的小勐拉。整个缅甸共有四个“特区”,它们分别为第一特区果敢,第二特区佤邦,第三特区克钦邦和第四特区小勐拉。由于中国云南境内有个勐腊,为了区别缅北的勐拉,因此,“四特”就又被叫成了小勐拉。论血统和文化,果敢人就是汉族,佤邦人主要是佤族人,克钦人则跟咱们的景颇族同宗同源,而“四特”小勐拉的主体民族,则为傣族。2009年八八事件后,果敢被缅政府改叫了“自治区”。但果敢同盟军依旧坚持着“一特”的行政区划其中,除了克钦邦外,果敢、佤邦和小勐拉全都通用汉语和中文简体字,甚至连时区用的都是北京时间东八区,而非缅甸的东七区。特别是这个小勐拉,他的最高领导,掸邦第四特区主席,还是个正宗的中国人,曾经的广州知青——林明贤。而林明贤另外一个很“不一般”的身份,则是——“果敢王”彭家声的女婿,现任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彭德仁的大姐夫!林明贤,外号“赛龙”,中国广东人1993年,贩毒集团头目兼军阀杨茂良在缅甸政府军的助攻下,曾经一度击败果敢同盟军。彭家声曾被迫带队退出了果敢地区,投奔的就是女婿林明贤。在小勐拉休整了一年半后,彭家声又带着民主同盟军又杀了回来,彻底击败了杨茂良家族,并一直坐镇果敢到2009年。这个阶段,也是果敢相对最和平的时期,经济社会都有了一定发展。2009年果敢“八八事件”后,背腹受敌的彭家声、彭德仁父子带着果敢同盟军再次撤出了果敢政治中心,转战到了与中国接壤的果敢东北角的红岩及烂巴寨等几个县区,继续跟各方势力对峙。再后来,随着年事渐高,彭家声大部分时候都住在了“四特”小勐拉的女儿女婿家,并在这里平安终老。“果敢王”彭家声居住在女婿林明贤的掸邦第四特区。屋内挂着一幅显眼的字画——“威震缅北”2022年初,彭家声去世时,林明贤为岳父举办了盛大的追悼会,小勐拉军民集体为他披麻戴孝,场面十分隆重。彭家声主席长女彭新春主持追悼会从追悼会现场,咱们似乎也能看出来,小勐拉的整体局面相对比较团结稳定,而且经济发展的也不错,有点现代城市的样子。不过,如果倒回30多年前,当林明贤刚刚接管小勐拉的时候,这里还是一块不毛之地,而且非常混乱,当地人的主要经济来源,几乎都跟制毒贩毒有关,社会秩序全无。有关林明贤在小勐拉禁毒和发展经济的故事,咱们后面再简单介绍。这里还是按照时间顺序,先说说林明贤的传奇人生。1948年12月26日,林明贤出生在广州,妥妥的一线城市人。他爸爸来自海南文昌,他妈妈是傣族人。因此,林明贤自小就会说一些傣语,也了解到过很多傣族的文化习俗,这就为他后来主政小勐拉打下了很必要的基础。在那段激情岁月中,林明贤和当年的大多数城市青年一样,都积极响应着中央的最高指示—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于是,1969年初,怀揣一腔热血的知青林明贤到了西双版纳,他深信,这片“广阔天地将大有可为”。要知道,那时候的广州知青,通常都希望去周边的农村“进行锻炼”,并不愿意走太远,再不济去广东省界处的韶关、清远就已经觉得很边远很了不起了。而林明贤能够从大城市广州来到动乱的西南边境,可谓是相当有勇气了。林明贤下乡插队的区域,就位于西双版纳和小勐拉的交界处。这后来也成了他的起家之地。此时正逢世界革命高潮,缅北地区的缅共军事斗争搞得轰轰烈烈。趁乱,一些激情爆棚的知青偷偷越境到了缅甸,主动投身缅共的“革命运动”,要去做“缅甸格瓦拉”,这其中,就有20出头的林明贤。林明贤加入了缅甸共产党的人民军,成为人民军东北军区303部队特务营的一名战士。虽然并未受到过正规的军事技能和指挥训练,但林明贤却在实战中逐渐显露出了过人的军事天赋。而且,林明贤长得也体面,身材高大,属于站在人堆里就很显眼,想低调都不容易的那种。这个身高可以对比一下1969年,林明贤一枪击毙了缅军第二快速机动师副师长丹貌上校,荣立一等功,在部队中崭露头角。1971年,23岁的林明贤又连续参加了滚弄战役、萨尔温战役两场大战,因为其出色的表现,被缅共人民军两次授予“缅甸人民英雄”称号。因为他也姓林,还被叫成了“缅甸的小林彪”、“丛林林彪”。1972年,缅共人民军攻取了现在的小勐拉地区,并在此建立了815军区,林明贤被任命为司令员。这时,他才25岁。这个815军区下辖的768旅、683旅中,不少领导都是来自中国的知青,很拥护林明贤。1974年,27岁的林明贤当选为缅共中央委员,并兼任北方分局副书记。1987年,39岁的林明贤正式当选为缅共中央书记。这里需要多说一句的是,缅共中央书记其实是个副职。缅共的一把手,不是中央书记,是主席。而缅共的主席,则一直由缅族人把持着。比如什么昂山、德钦梭、德钦丹东、德钦巴欣、德钦巴登顶、德钦佩丁等等。缅共在开大会这也属于一种典型的,大缅族主义作风的体现。这点,倒是跟缅共的敌人,同样搞“大缅主义”的缅甸政府军很一致。但非常拧巴的是,那些由缅共牵头的缅北地方武装,却都是少数民族建立的。这种情形下,时间一长,想不出问题都不可能。进入1980年代末期,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,世界革命运动陷入低潮,缅共的国际支援几乎断绝,日渐衰落,对几大军区也没什么控制力了。1989年3月11日,彭家声发动兵变,宣布成立“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”,也就是咱们经常说的这个的果敢同盟军。紧接着,早就对缅共早就心怀不满的各大军区,都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,相继宣布脱离缅共。4月11日,中部军区副司令鲍有祥发动兵变,驱逐缅共,成立“缅甸民族联合军”,这就是如今的佤邦联合军。鲍有祥阅兵4月19日,815军区司令林明贤宣布脱离缅共领导,建立“掸东同盟军”。彭家声女婿林明贤:一个中国知青,是如何炼成缅北军阀的?移民局全国通办9月1日,101军区司令丁英也宣布脱离缅共,建立“克钦新民主军”。就这样,不出半年时间,缅共几乎失去了所有部队,迅速分崩离析。当然,这四家少数民族武装脱离缅共,可不是为了臣服缅甸政府,而是要自立为王。它们建立了“和平民族统一战线”,联手和缅甸军政府讨价还价,表示接受“招安”可以,但坚持要求“不让一寸土地,不交一支枪”。最终,缅甸军政府和四家达成了协议。在缅北设立四个特区,施行“高度自治”。保留本民族文化语言传统,有自己的军权和税收支配权,只有在缅甸遭受侵略时,特区的军队才能接受中央政府的调动(具体使用需要双方商议),中央政府不派官员参与特区具体事务管理,缅甸军队不进特区等等。于是,原东北军区,改编为掸邦第一特区,彭家声任主席——果敢王;原来的101军区,改编为克钦邦第一特区,丁英任主席——克钦王;原来的中部军区,改编为掸邦第二特区,鲍有祥任主席——佤邦王;原来的815军区,改编为掸邦第四特区,林明贤任主席——勐拉王。大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林明贤娶了彭家声的长女彭新春。后来很多人说,是林明贤为了“抱大腿”,主动当的上门女婿。但其实,这时候的林明贤已经做到了缅共高层,和彭家声并列的缅北四大军阀之一,虽然规模和地盘属于最小的那个,但用“上门女婿”这个词,还是有点夸张了。而且,彭新春是林明贤的二婚妻子;而林明贤的长子,也是他的接班人林道德,是林明贤的前妻,中国知青王文英所生。所以,林明贤是果敢彭德仁的大姐夫,但彭德仁却并不是林道德的亲舅舅。小勐拉“第一夫人”彭新春,身穿傣族服饰,下基层慰问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样,缅甸的四个特区里,最开始的时候,小勐拉的面积最小,也是最落后的那个。主要经济来源都跟毒品有关,社会秩序相当混乱。林明贤执掌小勐拉后,马上推出了“第四特区替代种植计划”,鼓励农民种植经济作物替代罂粟,开始全面禁毒。成为了缅北最早全面禁绝鸦片种植和毒品买卖的地区。此举获得了国际组织和中方的支持,联合国禁毒署还专门为小勐拉提供了资金支持,低息贷款和技术援助。到了1997年,小勐拉被认定为了“无毒区”,得到了联合国禁毒署的认可和表彰。另外,林明贤在参考了云南民族特色旅游经济后,还找到了“灵感”,决定利用小勐拉的佛教文化和靠近西双版纳、通用中文的天然优势,面向中国人开展旅游业。为此,小勐拉打造了中缅边境“第一宝塔”——缅中友谊大金塔,卧佛景区等与佛教相关的旅游景点,还搞了艺术国门、金四角民族乐园、禁毒纪念馆、珠宝玉石展览馆等具有特色的旅游和购物景点,相关收入还是可以的。缅中友谊大金塔不过,随着东南亚旅游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硬件比较差,周边环境不稳定的小勐拉,光指望旅游业创收,也愈发感到吃力了。结果,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,在小勐拉,博彩业不但属于合法行当,甚至还成了一个投资热点。以至于有人说,小勐拉装修最豪华的建筑,永远都是赌场。同时,伴随着博彩业,风俗业在小勐拉也相当兴盛。即便按照当地法律,皮肉交易是不被允许的。就这样,黄和赌开始在旅游业的带动下蓬勃发展,小勐拉的经济在整个缅北独树一帜,相当不错。再后来,随着疫情的开始,上述两个主要创收渠道,都受到了严重影响。没成想,又正好遇到电诈的兴起...小勐拉街头,招牌通常都是中缅双语。在这里说中文写汉字基本可以无障碍交流不过,跟佤邦的反应差不多,受到中方压力后的小勐拉,在打击电诈上表现的非常配合懂事。毕竟,这两个“特区”都有自己唯一的“老大”和统一的武装组织,政府比较有执行力。特别是小勐拉,其高层领导人不少都是知青出身,不像果敢地区长期存在多股势力的相互争斗,严重影响了内部团结。勐拉军在表彰优秀队员但是,由于勐拉地盘小,人口也少,周围环境又复杂,根本经不起折腾,因此,林明贤一直奉行不公开出头、不公开拉帮结派的原则,尽量明哲保身,跟缅军也长期相安无事。图片典型的就是本次,身为彭家声的女婿、彭德仁的大姐夫,作为缅北重要军阀之一,按说林明贤应该积极支援果敢同盟军的军事行动才对。但是,林明贤却公开发表声明——不介入、不参与、不站队,保持中立!当然,上述都是明面的表态,至于事实上还有什么其它的行动,这个就不好说了。